公司新闻
COMPANY NEWS
"双面少年"跳楼自杀 遗书称老师翻学生私人物
发布日期 : 2017-12-30编辑 : dedecms.com 浏览次数 :
     直到声嘶力竭的吼叫刺穿了寂静的校园,从东北角传来。那是小凯(化名)的声音。
     紧接着,仿佛有无数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。“找到了,在那!”“快去,快!”“有人跳楼了!”……
她随着人群和呼喊拼命朝一个方向飞奔,觉得自己被前所未有的恐慌紧紧裹住。直到目睹儿子躺在地上,口吐鲜血,气息奄奄。
    她伏在儿子嘴边,闻到孩子身上的酒味,听到了他生命中最后两句话:“妈妈,我是不是要死了?妈妈,你一定要幸福。”
视频监控显示,当母亲和老师、保安们在校园里四处找寻时,小凯正在教学楼五楼空无一人的几个教室里徘徊,而后纵身跃下。
     这个寒冷的冬夜,17岁的儿子,永远离开了她。双面少年跳楼自杀 遗书称老师翻学生私人物品▲小凯
时间倒回事发前约一个半小时。12月23日晚九点多,小凯从校外补习机构回学校。路过校门口的天添超市,他停下来买苹果,取快递存放在超市的包裹,与同样前来取包裹的李阳(化名)迎面相遇。
34岁的李阳是小凯的班主任。
     李阳看见了小凯试图藏回口袋的手机,又从他口袋里找到了一盒小根泰山香烟,当即没收。随后,李阳又检查了他的书包,翻找到一盒红双喜、一盒小根泰山香烟。
凤凰中学《学生校园行为规范(细则)》规定,“严禁学生抽烟、喝酒、考试舞弊、谈恋爱、打架斗殴、赌博、敲诈、偷盗、不假外出等,违者以严重违纪处理。”
超市的监控显示,21时27分,班主任李阳揪住小凯的外套衣领,用力推了一把,将他带出了超市。在超市门外,李阳踢了小凯一脚,右手打了小凯左肩。
“你答应了不吸烟,为什么又买了3包?”李阳怒气冲冲地质问。此前两天,早自习上,他在小凯的课桌里发现了和天下、红双喜、万宝路等6个空烟盒,后者承诺以后不再抽烟。
此时,另一位老师前来劝解。于是,李阳要求小凯回到学校寝室等他回去,随后返身进入超市取快递、买东西。小凯在原地站着没有离开,他再次让小凯回学校,并看着他走向校门口。
小凯在21时45分进入校园。此后,李阳没能在宿舍和教室里找到他。
21时45分至22时26分,在监控摄像头未曾捕捉到的这段时间,谁也不知道这个少年做了些什么,想了些什么。
肖颖的微信记录显示,班主任在22时24给她打来了语音电话。“小凯抽烟,我搜了他的书包,发现了手机和烟盒。我严厉地批评了他。他不见了,但肯定还在学校里。”
肖颖在接到电话的十几分钟后匆匆赶到学校,和老师、保安们一起寻找。
此时,小凯正在教学楼五楼的两个教室间徘徊。
在其中一间教室里,警方发现了一瓶喝完的罐装啤酒。在另一间教室他的座位旁,还有一罐啤酒尚未开封。
深夜十一点左右,他回到自己班级教室,分别给班主任、家人留下两封遗书,在黑板上写下了“我命由我不由天。”
留下遗书几分钟后,小凯从五楼一跃而下。
双面少年跳楼自杀 遗书称老师翻学生私人物品
双面少年
湘潭县凤凰中学,是湖南省省级示范性普通高中里唯一的纯民办高中。在教育质量一贯很好的湘潭县,它2017年高考成绩排名第二,174个学生上了一本线。
这所寄宿制学校采取封闭式管理,与大多数县城中学一样,学业压力较重。
          一年半前,小凯以名列前茅的成绩考入凤凰中学。全年级20个班,他在特优1班。高二文理分科后,成绩有所滑坡的小凯进入了这个被称为“凤凰班”的班级。在肖颖的印象中,这是中上水平的好班。
最近一次考试,全年级1342人中小凯排300多名。肖颖还记得,那天她来学校看儿子,儿子挽着她的手在操场上散步,告诉他:“妈妈你不用担心,我的语文以前最差,但这次进步了,数学也进步了。我很有信心。”
在一些老师、同学和亲戚朋友眼里,小凯是一个阳光、自信、乖巧、活泼的花季少年。他很讨长辈喜欢,在同学中人缘很好,是学校街舞社的主力。和大多数青春期的男孩一样,他有铁瓷的哥们儿、心仪的女孩,还想考一所重点大学。
“我到现在都不相信他会自杀。他那么开朗,也很孝顺。一个星期前,学校放半月假,我们还一起玩了跳舞机。他的成绩也在一点点变好。”病床上的小欢(化名)左腿打着石膏,小凯跳楼的第二天,小欢和朋友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县城的几个医院想见他最后一面,焦急间遭遇车祸导致骨裂。
并非只有小欢怀着这样的心情。不少孩子都在网络上写下了不舍的留言。在小凯的QQ空间里,他有时发与同学们的合影,有时发手绘漫画,有时晒一晒聚餐。每条状态下,都有许多同学点赞、评论、逗趣,是个“人气王”。
当然,他也曾叛逆地晒出过香烟。同样引来点赞。
可在学校老师看来,阳光少年,却同时似乎也是个“问题学生”。
跳楼并非小凯第一次做出危险举动。
今年1月13日,期末考试前一晚,小凯在寝室喝酒后,曾经割脉自残,造成浅表性伤痕,被送往医院。
校长聂必强说,小凯是一个自我要求高、勤奋上进的孩子。在成绩滑坡后,他在那次期末考试前拼命复习,却感觉自己也许考不到期望值。
自残事件后,学校安排小凯在心理室接受咨询。心理老师回忆,那是一次很不顺畅的交流,小凯坦言“不太想活了”,其他更多时候都沉默。
学校方面介绍,曾建议家长带小凯到更专业的心理机构咨询。肖颖说,这个念头在她脑海里盘旋过,最终没有成行。
双面少年跳楼自杀 遗书称老师翻学生私人物品▲小凯及家长与学校签订的《学生试读安全协议书》。
凤凰中学提供的一份《学生试读安全协议书》显示,3月23日,双方签订了协议,写明“该生在校有任何违反学校纪律制度的行为,多次教育无改正态度的,班主任老师通知家长,由家长亲自来校接回该生”“由该生自残等自身原因及家庭原因造成自己的身心伤害,由该生本人和其家长负责”。
在写给班主任的遗书中,小凯说:“作为一个老师,你动手打学生;作为一个老师,你在不经学生同意的情况下,翻学生私人物品,侵犯其隐私权……”;在写给家人的遗书中,小凯说:“希望没有我,你们也能幸福。”
       双面少年跳楼自杀 遗书称老师翻学生私人物品▲小凯留给家人的遗书,“希望没有我,你们也能幸福”。
生命拷问
34岁的生物老师李阳,到凤凰中学已经第10个年头。去年是他第一次当班主任。
小凯的去世,将这位已为人父的年轻教师,推到了风口浪尖。网络上的舆论呈现出两极化,一些评论将小凯的死归咎于他当晚的行为,也有另一些人为他辩驳。
在校长聂必强眼里,李阳是责任心很强、全心全意扑在工作上的高二年级生物备课组组长,也是骨干教师。可与此同时,“在教育方法上,他还是有些不当的地方”。
在小凯外公眼里,这是外孙口中“很严格、对人很凶”的班主任。
而在凤凰中学的百度贴吧里,有人开了名为“李阳老师的印象”的帖子,几乎所有留言给李阳的评价都是“认真负责”“温和有耐心”“人超好”“好老师”。而在一些辩驳的帖子下,也同样有人为小凯鸣不平,与之争论。
事件发生后,心理老师冯灿先后与班上大约一半的孩子聊过天。她说,有一种情绪最为普遍:“李老师对我们很好,他还会回来教我们吗?可是,小凯也是很好的朋友。李老师真的打了他吗?我心里很矛盾。”
这种矛盾,或许正是悲剧之所在。“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”,一位办案民警如此说。
一条年轻的生命骤然逝去,一个家庭陷入无尽伤痛;而聂必强说,此刻的李阳背负着极其沉重的内疚和思想负担,另一个家庭或许将永远背上良心的谴责。